伦敦 伦敦00:00:00 纽约 纽约00:00:00 东京 东京00:00:00 北京 北京00:00:00

400-668-6666

国际咨讯

西报文章:欧盟成了美俄夹缝下的“新欧洲病夫

  第三,军事合作会产生经济和工业影响,从而产生赢家和输家。抱着非常不安的情绪以及鉴于经济复苏仍很孱弱,任何欧洲国家都不希望自己在这其中被连累受损。

  文章指出,欧洲领导人都表示想要实现同一个目标,那就是建立一个欧洲防务联盟,但看上去他们都不知道通往这个目标的道路何在。

  综上所述,EATC是一个成功的军事合作范例。讽刺的是,这个欧洲军事合作机制中最有用的一个恰恰来自欧盟体制之外,也就是说,它从根本上不受欧盟法律约束。

  文章称,除了能清醒地看待欧盟内部的危机之外别无选择。贫富国家之间日益扩大的差距,尚未解决的难民危机,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不断坐大——所有这些因素都证明欧盟缺乏解决问题的能力。

  那么,欧洲防务是否存在第三条路?欧洲在面对军事合作的种种困难时,是否太快就败下阵来?欧洲究竟是否能够找到一种可行的合作机制或方式来展开切实的防务合作?

  参考消息网5月31日报道 西班牙《对外政策》双月刊3-4月号刊登题为《欧洲防务的第三条道路》的文章称,欧洲领导人纷纷表示想要建立一个欧洲防务联盟,但看上去谁也不知道通往这个目标的路在哪里。现在该是从宣言走向行动的时候了。

  文章称,在这一发展的背景下,欧盟呈现为和平、繁荣和团结承诺的三位一体,欧盟东扩缔造和平的重要性凸显,但是也不掩饰“深化”与“扩大”之间的永久冲突。

  文章称,欧洲南部和东北部边境遭遇的威胁、2015年的难民危机、英国脱欧到特朗普上台再到普京连任带来的地缘政治变化,处于“G0”状态的不稳定世界、渴望提高欧洲层面的国防开支、特朗普对欧洲盟国增加国防预算的要求……无论哪个现实都能解释欧盟领导人迫切想加速制订共同安全与防务政策的心情。

  参考消息网6月5日报道 德国《国际政治与社会》杂志网站5月30日德国联邦议院社民党议会党团外交政策发言人、联邦议员尼尔斯·施密德的题为《没有西方的世界秩序?》的文章称,今天谈论“后西方时代”的可能性,与美国退出全球责任有关。这并非在现任美国总统的领导下才开始的,而早在奥巴马时期美国就多次强调“重返亚洲”。

  文章指出,EATC成功地避开了军事合作领域存在种种困难。首先,它向参与国提供了他们认为至关重要的防御能力,但这种能力仅凭单打独斗很难获得;其次,幸运飞艇计划:国家公务员考试时事政治:12EATC没有损害任何参与国的国家工业基础,因为它不会将任何一国的飞机或军事资源占为己有;第三,它提供的是一种远离冲突线和脱离多数政治比赛的军事能力;最后,EATC能够赢得成员国信任的关键在于它不会将成员国拖拽进冲突,也不会在成员国需要的时候弃它们于不顾。

  文章称,在最高纲领主义者和墨守成规者之间,EATC的例子提供了一张理想的路线图。尽管EATC的运行从未成为媒体头条,但它的确行之有效。

  文章称,2014年,EATC在保加利亚展开了为期十天的空军军事演习,北约11个成员国派出战机参与演习。演习旨在增强各国部队在应对国际危机时的协作能力,并扩大欧盟在运输空军部队、武器等方面的能力。

  文章称,尽管其中困难重重,但这一军事合作的确取得了不小的成功。这一战略军事运输领域的“优步”已经变得不可或缺。自2013年正式运行以来,EATC已经掌握了75%的欧洲空中运输能力,并还在将最初的任务范围不断扩大。这一技术与军事合作的堡垒或能为欧洲防务联盟的第三条道路提供灵感。

  其次,今天的困难在于各种威胁和风险呈现出非常多的混合特性,它们是实实在在的威胁,存在着非常巨大的潜在冲击,同时又极具扩散性,在涉及的国家间还存在明显的不对称性。

  参考消息网6月5日报道 西班牙《先锋报》6月2日刊登题为《欧盟,新的“欧洲病夫”》的文章称,欧洲的疾病缘于克里米亚战争(1853-1855)。这座俯视黑海的小半岛过去一个半世纪以来在俄罗斯、土耳其和欧洲的关系中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尽管俄罗斯面对奥斯曼、英国和法国等联盟最终落败,但它此后目睹了幅员辽阔、势力庞大的奥斯曼帝国如何逐步走向衰落,最终被冠上了“欧洲病夫”的名号。

  文章指出,在欧洲防务局支持下提出了近300项防务体系合作发展计划,北约盟军转型司令部推出了十几项军事合作项目,但收获成功的寥寥无几,以上这些因素或许就是原由所在。

  文章称,近段时间以来,掌握这些白银投资技巧 你一定不会吃亏。这个位置从来不缺“竞争者”,意大利、法国、希腊……不胜枚举。幸运飞艇直播而今,可以得出的一个结论是,没有谁比欧盟更配得上“欧洲病夫”这一名号了。

  文章介绍,2017年9月26日,马克龙在巴黎索邦大学的讲话中强调了他的主张,无外乎就是推动“重建一个主权、统一和民主的欧洲”,从而回应民族主义、独特主义和保护主义。这是对一个强调价值观、富有活力以及面向未来的欧洲的充满激情的恳求。人们感觉到,他也希望在今天德国的政治领导人那里也有这份激情。

  文章总结称,毕竟“作为修理厂的世界政治”是没有前途的。目标仍然是全球责任合作伙伴关系。这也是为什么需要一个统一和强大的欧洲的原因。

  文章认为,需要建设欧洲防务联盟是毋庸置疑的。但最高纲领主义者必然会陷入忧虑,因为在打造一个自主的、完整的和预设的欧洲防务架构的过程中会遭遇很多阻力和困难,墨守成规者则希望遵循一成不变的路线图,将欧洲的安全和防务外包给美国,毕竟过去70年都是这么做的。不过,华盛顿似乎已经对这份合同深表不满。

  文章称,欧洲防务领域的争论目前有两个主要流派,一派是最高纲领主义者,他们将建立防务联盟视为明确目标,但忽略了其中存在的工业、经济和政治利益多样性以及参与各国的战略担忧;另一派是愤世嫉俗的墨守成规者,他们认为回顾过去的军事合作鲜有成功,因此今天所谓的防务联盟必将收效甚微。

  文章认为,任何国家都不希望在国防和主权等问题上依赖其他国家,但这其中存在各种不同的解构方式,可以将讨论引至其他方向。首先,当某种威胁被所有国家认为是一触即发或非常重大时,各国会在军事上展开合作,如两次世界大战的情况。那么,今天什么样的威胁才能算得上是重大且一触即发?最高纲领主义者的回答或许是全球化及其冲击、“伊斯兰国”组织、难民危机、叙利亚问题等,愤世嫉俗的墨守成规者也许会说以上任何情况都未能推动强有力的军事合作,即便是针对“伊斯兰国”组织的打击,也多数是由美国展开的。

  文章称,自那以后,几乎每个时代都有属于那个时代的“欧洲病夫”。在1973年加入欧洲经济共同体之前,哈罗德·威尔逊领导下的跛脚英国曾经坐在这个位置上;统一后的德国直到社会党人施罗德给工业和经济的发动机上油后才摆脱了“病人”的面貌。

  文章提到,还有他提出的“欧安组织永久性会议”的建议,也值得关注,其目的是制定一项战略,以恢复俄罗斯与西方之间失去的信任。根据埃勒尔的说法,我们正处在“一个越来越不可预测的升级螺旋中,每一方都称自己是对对方的措施做出回应”。因此解决乌克兰冲突仍是推动进一步缓解的一个重要因素。

  文章称,亨利·基辛格抱怨说,每次出现危机他都不知道该给欧洲哪个人打电话,从那之后欧洲仍然进展甚微。而如今欧洲处于一个不停出现多重危机的状态,威胁如此之多,而团结如此薄弱,使人们不禁认为更糟糕的还在后面。最重要的是,美俄之间的地缘政治斗争看上去注定要以欧盟的进一步弱化和不团结告终。

  文章称,自特朗普就职以来,华盛顿的这一政策变化一直以惊人的速度在继续。无论是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还是终止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以及最近退出与伊朗的核协议——所有这一切都凸显了美国外交政策的剧烈变化,即使美国在可预见的未来仍将是占主导地位的经济和军事强国。

  文章举出一个审慎的、最重要的是不过分野心勃勃的多国合作的例子——欧洲空中运输指挥部(EATC)。EATC于2010年9月在荷兰艾恩德霍芬成立,承担着调控其成员国(荷兰、比利时、法国、德国、卢森堡、意大利和西班牙)空中运输的责任,并对飞机空中加油业务进行协调。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6-10 20:50   【打印此页】  【关闭